两个网友和我淫乱

字体: 特大 | | |

两个网友和我淫乱

上班的时候我总是开着两个QQ,一个用于工作,另外一个使用的是一个很色情的网名,专门用于勾引女人的。开了半年多,成果还不错,前后有七、八个上手的,都是纯粹的「炮友」,时间最长的维持了半年左右,最短的只是一夜情缘。

在二零零一年三月份的时候有一个叫小梅的网友要求我加她为好友,我一看是大连的,兴趣不是很大,就没有理她。谁想第二天又要我加她,承蒙女孩看得起也就确认了。我和小梅就这么有一搭无一搭的聊了起来。

在聊天中我知道了她只有二十一岁,在小学的时候练过体操,后来由于个子高所以没有继续练了,现在是小学体育老师。

突然有一天她问我怎么看待同性恋,我告诉她这只是一种生活方式,只要不影响别人就好。我这个人好为人师,又刚刚看过李银河的《同性恋亚文化》和哈夫洛克。霭理士的《性心理学》,所以就在她面前卖弄起来,谁知道她也很感兴趣,不停的追问。

我也曾经怀疑过她是不是「女同志」,开玩笑似的问她,她说她有一个学生有这方面的倾向,所以她想了解一下,尽管我还是怀疑但也没有多问了。

无聊的时候我也挑逗挑逗她,有几次她也顺杆爬,我跟她讲我怎么在妙峰山和女友在野外做爱,她给我讲她的第一次和无聊的时候怎么手淫。有一次我们说得彼此都很兴奋,就在网上完成了一次性交,也是唯一的一次。

去年七月底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说是跟旅行团出来玩,前一天到的北京,玩了两天很累,今天晚上自由活动,明天早上的飞机去黄山,想见我一面要我请吃饭,问我她要带上她老婆一起来是否介意,我开始一愣,后来明白了她说的是玩得很好的姐妹。我当然无法拒绝,约好了一个小时以后在离我家不远的一个淮阳菜馆。

我早早的到了饭店,要了一个小包间,嘱咐门口领位的小姐有找李先生的请带到这里。包间里空调很好,要了一壶热茶顺手翻看着报纸还是很惬意的。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有人敲门,服务员进来,「李先生,您的客人到了。」

从服务员身后转出一个女孩,虽然没有照片上的漂亮,但还是可以认出这就是小梅。高高的,有一米七零,很宽的肩膀,蓝色的紧身T恤托起两个浑圆的乳房,刚刚盖住脖子的短发,长长的发帘被汗水粘在了额头上。

在小梅身后是一位胖胖的女孩,因为比较高,有一米六五吧,所以看起来十分匀称。小梅介绍说这是她老婆,叫彦彦。彦彦看上去要比小梅小一点,像个高中生,脸圆圆的,薄薄的嘴唇上涂着颜色很艳丽的口红,穿着一件蓝布碎花的短袖衬衫,衣服比较瘦,上身曲线毕露,下面是一条白色的长裙。

两人坐下,小梅对彦彦照顾有加,倒水,添菜,从两个人的眼神里我看出了不仅仅是朋友的神情,看来我真是遇到了一对「同志」。两个女孩晚饭吃得很高兴,三个人干掉了五斤十年的女儿红。

出了饭馆,我们边走边说笑,开始不怎么说话的彦彦也露出了东北女孩的豪爽,唧唧喳喳,放声大笑。看时间还早,我提议去唱歌,两位姑娘说这两天太累了,上火,嗓子疼,随后又抱怨说宾馆里有蟑螂,害怕。我顺水推舟说:「晚上住到我那里算了。」两个女孩嘀咕了一阵子给旅游团的领队打了一个电话,就嚷着外面太热让我带她们赶快回家。

我住在一套老式的房子里,据说当初是为苏联专家盖的。房间很高,有三米五,可惜格局很差,只是大大的一间加上厨房厕所,房间有三十平方米,中间一张大床,靠门这边是沙发和电视,靠窗户是一张很大的餐桌,放着我的电脑。

两个女孩进门来先是狂喝了一气冷饮,就开始翻腾我的书柜,找出了李银河的《同性恋亚文化》和一堆杂志,在沙发上看。我远远的坐在电脑后面假装玩游戏,脑子里却在想到时候怎么处理这两个家伙,因为我知道她们其实是双性恋,对男人还是很有兴趣的,不过这是我第一次同时面对两个女人,心里真的没底。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吵嚷着要洗澡,我从衣柜里翻出两条散发着洗衣粉香气的浴巾扔给他们,因为我这里常有不同的女人出入所以我准备了几条浴巾,每用过一次我都要用洗衣机洗一次。

小梅把浴巾抖开检查了一下,还使劲闻了闻,「李哥真仔细!」冲我抛过来一个媚眼。

我到卫生间把水放好,等我出来时两个人正在往浴室里走,浴巾拿在手里挡在胸前,走过彦彦身边的时候我趁机在她大大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非礼呀!」两人笑叫着跑进了浴室。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回味着手上刚才细腻润滑的感觉,翻检着她们放在沙发上的胸衣。大一些的粉红的是小梅的,小号的白色的是彦彦的。两条内裤的品牌款式完全一样,闻起来有一股汗味和女人特有的骚味。

过了大约十分钟,浴室的水声停止了,我赶快坐到了计算机前。片刻,开门声,两个人一起从浴室里出来,齐胸围着浴巾,小梅用的是黄色的,彦彦用的是淡蓝色的。两人最让我惊奇的是还拉着手,身上还带有晶莹的水珠,脸色绯红,让人怀疑是不是两个人在浴室里就干了一次。

我拿出两件没开封的公司礼品圆领衫扔到沙发上,「换上这个吧,舒服。」

「你去洗澡,我们换衣服。」

我很不情愿的走进浴室,关上门,两分钟之后又突然打开,两个人正光着身子在相互擦干呢,我被一阵笑骂撵回了浴室。

在浴室里我仔细的清理了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想到马上就要开始的性事我兴奋无比,鸡巴硬得难受了。等我从浴室出来两个女孩儿已经关上了屋子里所有的灯上床睡觉了。「我们好累,先睡了。」是彦彦的声音。我原本以为会见到两具赤裸的躯体,没想到却是这样,一边盘算着下一步怎么办一边走到床的另外一边躺下。

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她们说着话,小梅开始还跟我说着,后来半天听不到回音了,却传来了两个人粗重的呼吸声,开了床头灯发现两个人已经吻在了一起。

见我开灯看她们,彦彦坐起身隔着平躺着的小梅看着我微笑着,视线从我的脸上移到了我蓬勃的下体,微笑中增添了几分狡黠。小梅的呼吸还是很重,尽管右手被大T恤挡着还是可以看出来是在玩弄自己的小穴,我才发现在床尾多了两条内裤。

我侧身下床转身脱掉自己的内裤,转过身来时彦彦正在脱自己的T恤。我站在床边,小梅侧卧着伸手过来抚摸我的鸡巴。已经全身赤裸的彦彦爬过小梅的身体也凑过来看。这时我才看出彦彦的屁股真的是很大。

「好黑呀。」彦彦说。

我低下身子用手去摸小梅的乳房,小梅拨开我的手,坐起身子脱掉自己的T恤。彦彦已经开始用舌尖在舔我的龟头了。我很想过去吻小梅性感的嘴唇,但是彦彦抓住我的鸡巴让我无法动弹。我用眼神示意让小梅过来,小梅冲我妩媚的一笑,从彦彦身下出来,却趴在了彦彦的大屁股后面开始给彦彦口交。

彦彦开始吞入我的龟头了,牙齿在嫩肉上滑过,我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面前两具雪白的肉体几乎让我不能自持。彦彦的口交技术不是很好,但节奏让我很舒服。我抓起彦彦的马尾辫让她仰起头,一边看着我一边吞吐肉棍,尽管口红已经洗掉了但是薄薄的嘴唇依然很娇艳,黑黑的肉棒,红红的嘴唇,紫色的龟头,还有亮晶晶的唾液。

我伸手去摸彦彦的脸,细嫩光滑,因为兴奋有些发烫。彦彦开始了更深的吞吐。小梅在后面的舔弄让彦彦变得越来越兴奋了,彦彦开始发出了呻吟,吃鸡巴的节奏也开始乱了。

我真的有些忍不住了,从彦彦嘴里抽出肉棒,走到床的另外一边。小梅的屁股就翘在床边上,看到我过来特意把屁股又翘了翘,全部的阴户暴露在我面前,大阴唇已经微微张开,看得到已经有淫水在渗出,阴毛不多,微微发黄。

我把整个手掌放在阴户上轻轻的揉搓,没有两下手掌就湿了。用手掰开小梅的阴户,只见红润的小阴唇夹住一颗阴核,阴道里的嫩肉一瓣一瓣的。伸进中指模拟着鸡巴在里面抽插,大拇指在揉搓大大的阴核。小梅开始晃动屁股好像是要求我再大力一些的。我爬上床把粘有彦彦唾液的龟头在小梅的阴道口磨来磨去,小梅的屁股晃动得更厉害了,向后一顶一顶的,嘴上也吃得更起劲了。

「噗!」鸡巴全身没入,小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硬呀!」由于小梅忍不住开始叫床,所以停止了用嘴对彦彦的进攻,换成一只手撑着身体,一只手用手指在插彦彦的穴。眼前的景象很淫靡,低头我可以看见小梅的小穴被我的鸡巴每次抽插带出来的嫩肉和淫水,抬头就是小梅在给彦彦手淫的景象。

我伸手去拽彦彦的小脚,彦彦回过头来,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我示意她过来,彦彦爬着来到我的身边。我让她看我和小梅的结合部位,彦彦看得很专心,伸出小手来在小梅的阴唇周围不住的抚摸。我趁势用右手揉搓彦彦的乳房,虽然不大但是足够结实,弹性极好,乳头小小的。

后来彦彦索性坐在我们身边,用右手抚摸我和小梅的结合部位,左手的手指在插自己的小穴。我还时不时的低头下去吻一下刚刚还在含着我鸡巴的红唇。小梅是那种很敏感的女孩,叫床的声音很快就变得急促和不成调,我知道她快到了于是加紧了抽送,彦彦也伸手到小梅身下去搓她的乳房。

「真给我丢人,这么快就不成了。」彦彦笑骂她。

「你厉害是吗?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我使劲抓了一把彦彦的乳房,说道。

过了不到一分钟,我感觉到鸡巴被小梅的阴道紧压了几下,我知道她到了,随即小梅瘫倒在床上。我挪开小梅的屁股,把身体挪到彦彦跟前,没想到这丫头已经躺在床上两手扳着膝盖露出了厚厚的阴户等我呢。

我拍拍小梅指着彦彦说:「你看她那个样子。」彦彦被我说得不好意思了,赶紧要并拢双腿,我赶忙凑过去将龟头抵住彦彦的大阴唇,屁股向着她的阴部一沉。听到「渍」的一声,我的阴茎已经整条插进彦彦的阴道里头。

彦彦也「哎哟!」叫了一声,激动的把我身体紧紧揽住。

我突然快速让阴茎在彦彦的阴户里抽插,彦彦一边说「慢点慢点」一边耸动屁股迎合我的抽插。圆乎乎的小脸,粉面通红,闭着眼睛不住的低声呻吟,看来十分满意我侵入她的肉体。我捉住彦彦胖乎乎的两只脚,将她粉白的大腿举起,粗大的阴茎纵情地在她湿润的阴道里抽送研磨。随着我对她的奸淫,她急促地娇喘着,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我侧身揽起小梅吻着她厚厚的嘴唇,真的是一张很性感的嘴唇,吻起来好舒服,好有肉感。彦彦好像对我的分神不满意,屁股耸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小梅放开我,俯身过去用嘴含住彦彦的两个乳头,彦彦的呻吟频率更高了。我在小梅撅起的屁股上抚摸着,时不时的触动一下阴唇和屁眼。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和胖人做爱其实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彦彦的阴道很紧感觉很肥厚,带给我的快感很强烈。我开始专心的伺候她,九浅一深,左冲右突。

彦彦的阴道为我的抽送像似伴奏般地发出「渍渍」的声响。

我让彦彦并拢双腿,我伏在她身上,这种情况下她的阴道更紧了。过了大概有十分钟吧,我看出来彦彦已经快要高潮了,所以尽快提高了抽插的频率。彦彦的呻吟变成了尖叫,小梅赶快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彦彦的嘴,我知道她不行了,我也一松丹田之气想要抽出来射在外面(我可不想找麻烦),可是彦彦却用腿紧紧的缠住我,示意我射在里面,终于我在彦彦的肥穴里发射了。

小梅赶紧找来浴巾帮我们清理,我和彦彦瘫倒在床上,小梅忙着给我们倒水点烟,光着屁股跑来跑去的,像个小丫鬟,还不住的问我们还需要什么不需要。

我看得兴起,指着已经疲软的鸡巴说:「来,用嘴帮老爷给洗洗。」

小梅一边笑骂,一边却凑过去用手仔细翻弄我的阴茎和睾丸。彦彦看见了也趴过去欣赏。两人一边把鸡巴拨来拨去一边一下一下的亲着,不知道是谁突然用嘴含住了,很快另外一张嘴也凑过来含。

我真想看看两个姑娘一起为我口交的情形,但彦彦大半个身子伏在我胸上,我没有办法起来,索性搬过彦彦的屁股,开始给她口交。这样我们就成了69式在相互口交。

我把头钻入彦彦的两条嫩白的大腿中间,把嘴唇贴在她那肥厚细嫩的阴户上美美一吻。然后又把舌头伸进彦彦的阴道里搅弄,彦彦被我搞得两条粉腿忍不住颤动地将我的头夹住。没舔几下彦彦就被我搞得洪水泛滥了。

这时小梅扶起彦彦的身子让开了我的下身,扶直了我的鸡巴背对着我慢慢的坐了下来,自己开始套弄。我在下面给彦彦口交,彦彦从后面伸手玩弄小梅的奶子。

过了大约五分钟小梅就不行了,彦彦起身换下小梅面对我开始了骑马。由于我刚刚在里面射精,所以彦彦的小屄屄显得特别顺滑。彦彦在上面专心地用她的阴户套弄我的阴茎,她用力收缩着小肚子,把我的鸡巴吸得很紧,我一会儿玩摸着她胸前上下抛动着的乳房,一会儿用手在我们的结合处揉搓,每次我抠到她的阴蒂彦彦就大叫呻吟。

彦彦脸红眼湿,渐入兴奋佳境。我也在下面挺动着阴茎配合。由于我刚刚射过,坚持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彦彦高潮之后,我拉着站在地上观战的小梅,我坐在沙发上,她骑在我腿上,又一次把小梅推向高潮,我也在小梅的阴道里射了出来。

游戏暂时告一段落,三个人收拾好床铺,还是两个女孩搂在一起,我在床的另一边昏然入睡。凌晨时我起夜发现在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吓了我一跳,听到噗哧一笑我才看出是小梅。

从厕所出来,我陪小梅坐在沙发上,她说发现自己是双性恋以后她和彦彦都很困惑,直到在QQ上遇见了我,内心的困惑才逐渐消除。原来我和小梅的聊天记录一直是两个人在分享,包括我们在网上的做爱也是这两个女孩一起完成的。

这是第二次两个人一起和男人做爱,第一次是彦彦的男友出国的前一天晚上,两个人已经说好分手了,但是没有这次疯狂。

我把那两本书(李银河的《同性恋亚文化》和哈夫洛克。霭理士的《性心理学》)找出来,在扉页上写下今天的日子送给了她们。

小梅说她们两个人也曾经试过分别和不同的男人做爱,但是只要两个人一分开就很难有高潮。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没有办法解答。答应她们帮她们找人问问。

五点半的时候我拉开窗帘,让北京的晨光把熟睡的彦彦叫醒,彦彦裸身躺在床上,看到我和小梅在看她,赶紧用毛巾被盖住自己的身体,脸上羞怯的笑容完全是一个纯情小女生的模样。

小梅低头吻了吻彦彦,拉她起来洗澡。小梅脱光了衣服和彦彦走进了浴室,我也想进去,却被她们挡在了门外。时间不早了,两个人还要回宾馆取东西赶飞机,我赶紧去厨房做早饭。

两人从浴室出来时早饭已经摆在桌子上了,两人要穿衣服,我说吃完早饭再穿,小梅骂了一句:「变态!」也就顺从的在餐桌前坐下了。

看着两个少女沐浴在晨光中的裸体,我的下体又支帐篷了。彦彦眼尖,看到了噗哧笑了,「我够了,我下面都让你磨疼了。」小梅也冲我直摆手。我看这样只好作罢。

欣赏完两个美女穿衣的美景,我把她们送下楼,目送她们消失在人流中,我真想和她们一起飞到黄山。

-完-

相关小说

© 2018 X色全网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