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爱第八章下

字体: 特大 | | |

《融爱》收费群第三季已经接近尾声,至十五章,章章都有母子肉戏,母子情爱!欢迎喜欢我的小说的朋友加我交流,QQ微信都可以,我加您,还请自报家门! 如果你对母子情爱十分钟爱,那么,《融爱》绝对是你的首选,《融爱》让各位狼友们感受的就是母子之间情爱的美妙,母与子、姐与弟、母与女之间的缠绵亲情与炙热性爱,在一家人彼此相爱的道路上达到了高度的融合,这便是《融爱》! 主要提示:第十五章已经开始推母,咱不磨叽,写出来,和妈妈做爱性交,我是认真的! 第八章下 人头攒动的场面,人声鼎沸的场合,人山人海的场景。 周围的人与景,四周的声与影,喧嚣而沸腾,是相互感染般的亢奋,是互相传递的欢乐,这就是演唱会的魅力,万人同乐。 “妈妈,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啊?妈妈!”不期然地,大男孩一回头,就看见了身边泪流满面的那个人。 妈妈,是在哭!与身边亢奋欢呼的人,明显是格格不入。 于是,他立马惊叫了一声,慌张无措地问询着妈妈,看见了这样的母亲,大男孩明显是吓了一跳,疑惑又惊诧。 没有多想,倪洁就将头轻轻地靠在儿子的胸前,儿子宽阔的胸肌上,但秀美的俏脸上,泪水,却依然在流,静静地流淌,流到了自己的发梢里,滴落在了儿子的T恤上。 “宝贝儿没有谈过恋爱,还不懂的。”倪洁呢喃着,没有骗儿子,就说出了自己的内心所想,“妈妈好没出息啊,听一场演唱会竟然都能哭鼻子!但是宝贝儿你知道吗?就是二十多年前,也是这样的情景,妈妈是真的愿意将整个心都交给一个男孩,真的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即便他一无所有,妈妈还是愿意跟他走!嗯,那个男孩就是你爸,妈妈是想起自己的初恋了呢!” 原来是触景生情了,一首歌,便勾起了妈妈的伤感回忆。 大男孩是有些不懂,正如妈妈所说,他还没有真正恋爱过,还没有完全走进妈妈的心里,从而看清她的真正想法。 但外在的实际行动,他可以给妈妈更多,比如说,一个更加温暖的怀抱,一只能将妈妈泪水拭去的大手。 “妈妈,不哭了呢!妈妈,你想想啊,当年我爸是多爱你啊!所以才带你去哈尔滨,去听演唱会的!以前,我就听我爸说过的,他说那是自己年轻时做过最对的一件事,所以才让妈妈这么爱他!即便是一无所有,为了车票和看演唱会而省吃俭用了一个月,妈妈还是愿意跟他走,然后还有了我们这两个可爱的宝贝儿了呀!嘿嘿!是不是啊,妈妈?” 他胳膊一抬,就搂上了妈妈的肩膀,将她娇软的身体完全搂紧了,然后,又伸出右手,轻抚妈妈的粉面,手掌按在她脸颊上,大拇指充满柔情地刮着妈妈那光滑细嫩的肌肤,顿时,他感到一片湿漉漉的,全是妈妈的泪水。 看来,妈妈是真的爱爸爸,真的在深切怀念着她的初恋,所以才哭得这么伤心、这么忘我,还跟他这个儿子坦露着心声,诉说着心里的点点滴滴,对他毫不隐瞒。 “是啊,当时你爸就像宝贝儿这样,这么会照顾妈妈的,这么疼爱妈妈的!所以刚刚妈妈才没忍住,哭鼻子了!妈妈……是不是有点多愁善感了?还要宝贝儿来安慰,妈妈好软弱啊!好没用!” 儿子的胸膛是真的暖,即便是隔着棉质T恤,她也能感受到儿子热热的气息,这是从他皮肤上直接传出来的,一直传到了倪洁满是泪痕的脸颊上,眼泪,已干涸了些许,但她依然倚靠在那宽阔的怀里,依然粘贴着那微热的胸肌,不想离开。 儿子长大了,也是个男人了,这一刻,她竟有点贪恋这种感觉,来自儿子给她的全部、儿子身上的所有,她都想再拥有一会儿,再属于自己多一点,哪怕这是在外面,在这喧闹的人群当中,也无所谓。 过往的情怀已逝去,这会儿,就让儿子来弥补自己、来宽慰自己吧! “才不是呢!妈妈是最勇敢的人!” 大男孩拿起妈妈的手,紧紧相握,又一脸真诚地看着她,尽管四周吵闹,但他还是想把心里话告诉妈妈,就在此刻,开解一下妈妈, “妈妈,你听我说,人为什么会对过去老是念念不忘呢?就是因为它是美好的啊,是值得自己珍藏永久的,当然了,有些记忆也不都是美好,也有残缺不堪的,那是因为有些人和东西都不在了,我们抓不住,咱们无能为力,所以才会感伤,才会难过,而有些胆小的人是假装在坚强,实则是在逃避,甚至是一辈子都不敢面对,那是他们的悲哀,舍弃了人生中的一部分!而妈妈,却能大胆正视,直接去面对那些再也回不来的东西,去接纳自己那些珍贵的美好,一点都不遮遮掩掩,妈妈这叫敢于面对自己的内心,不忘旧情,是真性情的人!妈妈,你真的很坚强,会哭泣,会用眼泪释放自己,真的一点都不丢人,一点都不软弱!可是以后呢,不可以再自己偷偷地流泪了哦!女人的眼泪啊,应该是用来对付和整治男人的,妈妈,以后你如果再想我爸了,嗯……妈妈就这样,跟我学……” 说着,大男孩就抽回了手,放到自己的嘴边,做成喇叭状,而后,他抬起头,面向星空,身体奋力地振动了一下,便大喊了起来: “爸!你看见了吗?妈妈想你了,妈妈好爱你呢!爸爸,你在天堂还好吗?你有糖尿病,就别总是喝酒了,要不然妈妈会担心的!爸爸你放心,妈妈以后就让我来爱她吧,儿子一定会替你、对妈妈好一辈子的,永远疼爱妈妈、爱护妈妈、不会离开妈妈!儿子也很想你啊,爸爸!” 自己的声音还没有飘荡出多远,就被周围重金属的摇滚乐给淹没了,能听得真真切切的,应该只有妈妈吧。反正这里是露天广场,根本没人会注意他们。 只要妈妈能够开心快乐、再展笑颜,他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回过头,却看见妈妈的泪流得更多了, 泪水不间断地流,流过她白净光滑的脸颊,流进她上翘明显的嘴角。又流到她粉嫩的脖颈…… 只不过,妈妈不是在掩面哭泣,亦没有了刚才那般的黯然神伤。 而是,妈妈在笑。 那是欣慰,是感动,是豁然开朗的笑。 那是心痛之后的欣慰,那是伤怀过后的豁然开朗。 妈妈脸上的表情,如雨后彩虹般的灿烂,挂在上面的一串串的晶莹的泪珠,似清晨甘露一样的洁净剔透、纯美无暇。 妈妈的泪水,是因为过去,是因为父亲的诀别。 妈妈的笑颜,也是因为现在,因为自己不变的守望。 守望着妈妈,在她身边,用一个个实际行动锁住她脸上的快乐笑容,这一直都是他要做的,他知道,他将不辱使命。 内心忽然生起一股冲动,这一刻,妈妈是因为自己才开心起来的,妈妈笑了,那么,这非同一般的一瞬,这母子共有的美好,他就想将这一幕永久定格,让母子俩深刻铭记。 看了一眼四周,身边的人群正随着激烈的摇滚鼓点恣意狂欢、纵情歌唱,不断变幻闪烁的霓虹光束照射在众人扭摆的身体上,没有人注意本就在人群一隅的这对母子俩。 于是,沈祥俯下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怀中的妈妈,倪洁不自觉地向后靠着,将整个身体偎依在儿子有力的臂弯中,扭转回头,向上仰着一张吹弹得破的娇靥粉脸,微张着两片挂有泪珠、泛着光泽的湿润红唇,一双妩媚的大眼正温柔无限地看着心爱的儿子。四目相对,脉脉含情! 蓦地,搂着妈妈柔软娇躯的双手一紧,大男孩呼着灼热的气息,带着无限爱怜的嘴唇就印了下去,迅捷而准确无误地、在那明显是毫无防备的粉嫩小嘴上吻了一下。 他终于接触到了那处湿软,他终于品尝到了那份爽滑。 是浅浅的触碰,却也是深情的一吻。 是轻轻的一吻,却也是深切地拥有。 大男孩亲吻了妈妈,儿子的唇,印刻上了妈妈的唇,一触即分! 动作同上午妈妈吻自己一样,轻柔而短暂,不同的是,妈妈吻的是他的额头,而他吻的,却是妈妈的嘴唇! 一个吻,是爱妈妈的表现,是刚才对爸爸的承诺,是一直以来,姐姐对自己的厚望,所以吻下去,他才格外温柔,又格外庄重,仅仅是轻轻的一下,转瞬即逝,但却代表了他所有的情感,一切炙热的情爱,都通过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传递给了妈妈,他想让她知道。 他想,妈妈应该是知道了,这个吻,她儿子想表达的东西,因为迅速地贴合,又快速地分离,妈妈都没有动,都是愣愣地,这一回,眼泪是彻底地止住了,眼里也没有了伤怀与悲慽,妈妈眼睛睁得大大的,甚至,大男孩都能看到她的眼白,漆黑的眸子里面,全都是错愕和惊异,忽而又变得雾蒙蒙的,眼里闪现出一缕异彩,好半天,妈妈都没动。 直到,大男孩的手抚上了妈妈的耳边,替她整理一下鬓边的乱发,妈妈才有所好转,从定格静止的状态中苏醒了过来,恢复了常态。 但眼神仍然有几分迷离、几分混乱、几分羞涩,还有一点不敢相信,她转过身抬起头,发怔地看着眼前的大男孩,自己的宝贝儿,还是不太确定刚才的那一幕,宝贝儿……宝贝儿居然亲吻了她,他一个年轻男孩的吻就这样给了自己、给了他的妈妈,一个他绝对不应该这样对待的女人。 成年的儿子亲吻妈妈的嘴唇,哪怕是轻轻地触碰一下也是不应该的呀。 可是,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反感、一点都不想排斥、一点都不觉得过分呢?宝贝儿的动作是那样的轻柔,却是那样的短暂,刚刚是碰触了一下,就迅速地离去了,然而,她还是感到火辣辣的,唇上火辣辣的,心里也火辣辣的,麻酥酥的感觉一直持续着。 一时间,倪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忽然有了那种无力言语的感觉。 但她的脸上,却泛起了一抹自己都没察觉出来的羞红,发怔过后,她的大眼睛含羞带臊地瞟着儿子,微低螓首的倪洁,一双玉臂环抱着儿子的腰,却有些不敢正视儿子。 即便,宝贝儿温暖的手指就在自己的耳朵上,在轻柔地帮自己捋着短发,即便,儿子的笑脸还是那么阳光灿烂,坦坦荡荡,即便,儿子的话语又是让她心头一暖,倍感欣慰。 他说:“妈妈,我答应我爸了,要照顾妈妈一辈子的!这个吻,就是我对妈妈爸爸的承诺,上午的时候,妈妈吻了我一下,我立刻就不疼了,所以现在,该是我回报妈妈的时候了,我也吻了妈妈,妈妈是不是也好多了?开心一点了?妈妈,要笑哦!” 原来这就是这个孩子的简单思想,他的简单做法,他对妈妈简单而纯真的爱。 宝贝儿可是我的亲生儿子,儿子为了安慰妈妈、向妈妈表达爱意,亲一下妈妈的嘴也没什么吧,儿子小的时候,自己不是也常常喜欢亲他的小嘴吗?可是刚才,为何有那么一瞬,曾经那一幕旖旎梦中荒唐得有些淫乱的镜头又侵入了她的脑海?呀,怎么又想到这个了,真是羞死人了…… 丝丝甜蜜涌上心头,倪洁含着羞、带着笑,欢心而又郑重地点点头,答应着儿子。 ☆ ☆ ☆ 初吻,初恋。 初恋,初吻。 温热热的水流在流淌着、浇淋着全身,倪洁整个赤裸的身体都是烫烫的。 她喜欢洗热水澡,因为灼热的温度,能够将她的思想带到另一个维度,让她有短暂的迷失,使她能够获得片刻的浑然忘我,让她的身心有一种灵魂出窍一般的轻松。 就比如她工作了一天,忙忙碌碌地穿梭在每个病房之间,回到家后,她就会让自己放松下来,将自己赤裸裸的身体放到蓬头之下,洗去疲态和劳累。 再比如她在心烦意乱的时候,也喜欢这样,投入水中,如同在洗涤着她的心灵,让她清醒和坚强一点。 水,能让她摆脱过去的那个黑暗旋涡,亦能让她找回又一个新的自我。 可是今晚,或者说是现在,都不一样。 她既没感受到身体的疲惫,又没受到那些坏心情的侵蚀,可她还是愿意将自己浸泡在温水当中,享受着一时的身心畅快,这一时的思绪安宁。 而实际上,她想这样,却并非如此。 就和刚才,在演唱会,自己泪流满面的时候,她骗了儿子一样。 自己是想起了他爸了,那是她最美好的记忆,然而,自己却没有跟儿子完全说实话,全部一五一十地交代,她之所以会那样控制不住自己,是因为还有个记忆点,让她一下子情感大爆发了,那就是当晚,在月光朦胧之下,当自己深爱的男孩在熟睡当中,她这个年轻姑娘的吻,她在那之前从没有与人碰触的唇,就羞涩而自愿地印在了那个傻蛋的嘴角,温柔之极地将自己最真最纯情的吻,献给了自己最爱的男孩。 冲动的爱意一旦开启,便暗自托付了终生,那一刻,她决定至死不渝。 所以,当时光飞逝、物是人非,当那么熟悉的词曲飘入耳中、扎到心里,她才会思绪万千,任泪水纵情流淌,任悲伤肆意汹涌、逆流成河。 回忆着她和爱人过去的点点滴滴、朝朝暮暮,自己一下子沉溺其中,那时候的自己甜蜜又幸福,生活是美满的。 只她想要的,爱人都会满足她,包括和她要孩子,也包括性生活。 其实,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就是她在情欲勃发下的“产物”,当年,因为刚有了女儿,自己的第一个孩子,遂而在产后几个月里,由于催乳药物的作用,再加上之前好久的性爱禁欲期,在那一段时间里,每天晚上,甚至是白天,她一个年轻少妇的肉穴都是湿湿的,对生理需求是说不出的强烈,同时,那也是自己最有吸引力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位成熟少妇的魅力和光彩。 而到了漆黑的夜晚,可以大肆挥霍体能和情欲的时候,那就更不必说,少妇的两只肥奶子抛甩着,她一边看着小巧粉嫩的女儿,一边骑跨在爱人的身上,密液直流的肉屄紧紧夹着爱人的粗硕阴茎,夫妻俩干得热火朝天,激情四起,尤其是,当丈夫仰躺着,他就特别喜欢抓揉着自己那两只白大乳房,一对只要轻轻挤按就会喷出大量乳汁的胀硕奶子。因为丈夫在下面的助力,肉棒在她的屄洞里捣弄着、戳顶着、开足马力地肏干着,肏得她高潮迭起,浪叫连连时,她的大奶子就会狂喷乳汁,她坐在丈夫的硬物上,高挺圆润的乳房就似两台炮塔一样,白浊粘稠的甜浆一股接一股、一串接一串,源源不断地在空中形成了一道接着一道的白色抛物线,洒落在床上、溅在爱人的胸膛上,湿热而粘滑。 那夜夜春宵,是她欢愉幸福的见证。 那次次癫狂,是她受精怀孕的根源。 所以,没过多久,她的第二胎就在一股股精液的喷射之下,悄然孕育成形了。 这就是她的初吻、以及那一段她和丈夫的旖旎又充满春色的甜蜜时光,还有儿子“意外”的到来,都让她深度迷醉、深切追忆。 当然,在刚才,在听歌伤怀的时候,前面的记忆才是她的主流思想,那一幕幕青春的美好,一幅幅为情为爱的画卷,徒然匆匆闪过,完全抓握不住,那才是她泪奔的源泉,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质根由。 现在的她,赤身裸体,微烫的肌肤冒着水蒸气,袅袅升腾,有力而温热的水珠打在身上,打在傲挺浑圆的乳峰上,而后一路蜿蜒,变成了无数条溪流倾泻而下,透明的水流就像兴奋游走的蛇,漫无目的地流窜,弄得她全身都痒酥酥的。 明明是简单地冲个热水澡,几分钟就能结束,可她却还在继续,不想离开。 尤其是,那温热热的暖流,流过小腹、流过小腿之间,又似故意在那一处敏感地带停留片刻、不停洗刷,她站在蓬头下,就越发有了留恋,有了迷离,有了在脑海里短暂迷失的思想,她的全部,仿佛都不属于了自己,仿佛真的进入了自己那个记忆旋涡里,和那个同样赤裸欢脱的女人重合了在一起,融为了一体,现在的自己代替了她,霸道地掠取着她所有的享乐,那逝去而又再也回不来的激情四射,旖旎满满,统统都被她一网打尽。 而实际上,取缔她的思想,在她自我编造的世界里,能够给她快感的,让她如此忘我的只有自己那不受控的手,顺着密集的水流,那只柔软的小手就凭着感觉,寻着痒意的源头,伸到自己那肥沃肿胀之地了。 赤裸的玉体轻轻扭动,自然而然地就分开了两条丰润白嫩的大腿,给了那只手更多的活动空间,使其能更好地穿梭自如,而她,也不自觉地弓起了一丝不挂的身子,雪臀微翘,让整个肥嫩的阴部全都在她自己的掌控之中,在几根手指完全能够触及之处。 “哦……”一声舒爽的呻吟,很快就被哗哗的流水声给淹没了,仅仅是一下,就一下而已,她雪白的身体便一阵抖动,两只垂吊胸前的大奶也随之一阵晃荡,甩出一波波的白嫩肉浪,十分好看。 只是轻轻挤按了一下,那种曾经有过的酥麻快感就似要喷薄而出了,然而,还只是在自己那凸起饱满的肉瓣之内徘徊着,躲藏在里面,就好像调皮又灵动的小老鼠,抓挠着她最隐秘的嫩肉,让她奇痒难耐。 两根手指并拢了起来,这样就能使研磨的质感增添一倍,然后,她的大拇指按在大腿内侧,有了支撑力,接下来,那只活泼好动的“小老鼠”又开始不老实了起来,而她,就要瓮中捉鳖,她两根细嫩灵活的手指在自己那团突出又柔软的地方揉搓,挤按着,逐渐大力地拨弄着,最后她轻咬下唇,银牙交错,一下子,两根带有自己体温的手指就顺着那微微裂开的缝隙捅了下去,在温热热的水流中消失不见。 “嗯……好舒服!”丰翘的大屁股向上撅挺了一下,划出一道绝美逼人的肉浪,身体的抖晃,使得她胸前两只大奶子又是好一阵摆动,吊挂着半空中,软软的,显得轻飘飘的,不受控制地晃荡,竟有了几分淫荡的色调。 她低垂眼帘,看着自己胸前胀鼓鼓、白花花的一片,不由一阵羞红、不敢直视,于是,她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捂住自己的白滑肉团,自控一下。 呼!这感觉,还真是好,柔软细腻,滑滑的,手掌抓了上去,的确让人留恋,让人销魂,让人迷醉忘我。 怪不得如今,有个人会这么爱,这么喜欢。 弯着腰,手抓着一坨肥美的软肉,她不禁撅起了嘴,仿佛在寻觅什么,仿佛这也克制不住了,无论是在思想里,还是在行为上,她都感受到了一种冲动在支配着自己。 同自己当年一样,儿子刚才给自己的,也是初吻,那么纯情。 跟自己当初是一个心境,自己心爱的儿子,是那么狂热地爱着自己。 这一点,她懂。 若不然,那一次射了精,儿子怎么会没有思考地就摸了她的乳房?那么自然又急切地就来感受她一个女人最神圣的部位? 若不然,以儿子那么纯情简单的性格,在刚才,又怎么会不假思索地吻了她的唇?超越了母子之间的界限? 这些细枝末节,这些林林总总,她不是没察觉出来,她也并非是迟钝得无可救药。 只是,出于她做为母亲的容忍、做为母亲的疼爱,做为母亲的不舍。 儿子,自己的宝贝儿,那个“意外之喜”自己才得来的孩子,那个自己不顾婆家的反对压迫,千方百计也要保全下来的小宝宝,甚至,是她牺牲了自己,脑海里却都是想给他一个更好的未来的孩子,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自己心心念念的都是他,那么,她又如何能说破这一切?何必要拟定出个条条框框,和儿子泾渭分明?难道要让母子亲密的关系有所拉远?这可是她无法忍受的! 反正,哪个孩子不迷恋妈妈?反正,儿子是那么善良的好孩子,他是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行为的,爱妈妈,只是他单纯思想的一部分而已。 这一点,她相信。 反倒是自己,为什么今天如此敏感,如此多情?仅仅就是儿子一个温暖的怀抱,那浅浅的一个吻,就让她情欲高涨而不可控了? “啊啊啊……又来了啊!宝贝儿的胸膛好暖,皮肤好热,宝贝儿,妈妈想你,妈妈后半辈子只有你了,宝贝儿,一定要给妈妈幸福呀!宝贝儿,来,吻妈妈,身体都贴在妈妈身上,妈妈光溜溜的,宝贝儿可以随便摸妈妈的奶子呢!……嗯嗯呀,那里,那里不要了呀,宝贝儿不许闹了呀!呀,宝贝儿的硬东西啊,别顶妈妈的下面啊!宝贝儿好坏呢,……嗯哦哦!” 娇躯扭摆,她站在原地,就开始大幅度地摇动了起来,两瓣雪腻光滑的美臀一下下地上挺着,一下下地撅顶着,同时,她的欲望也在一波波地高涨,身体的抖晃和情欲的上涌,让她禁不住浪叫起来,声音娇媚而绵柔,却极富穿透力,甚至,这哗哗的淋浴声都掩盖不住。 记忆如潮水,一浪一浪地向她席卷而来,一浪一浪地将她的理智击打得溃不成军,又一浪一浪地将她与儿子那些美好又羞人的画面冲进她的脑海,她的眼前,每一幅,她都看得清清楚楚,完整而真切,每一幅,都是那么可爱而叫人迷醉。 丈夫,是我曾经那么爱的男人,为了他,我付出了一切,而他已经不爱我了,连一句解释都没让我说出口,就那么决绝地离我而去!难道我的后半生都要继续这样孤单下去吗?直到孤老而终吗?难道我在自己寻求快感,在自我安慰的时候,连幻想另一个性伴侣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几个月以来,这是她鲜少的几次快乐之一,以前的倪洁是经常想着丈夫的样子自慰的,而这次在自慰的过程中,她却第一次充满了怨气,充满了对自己男人的埋怨。 而又对另一个男人——她的儿子,产生了无限的幻想。 反正,自己就是在幻想儿子爱自己,反正,只是在想想而已。 倪洁浪叫着,哼哼唧唧,那捅在热烫肉穴的手指再次用上了一股劲儿,一股用尽了全身力气的蛮劲,却又是,不像是她自己的力气,或者说是来自她身体以外的力量,力大如牛,生猛而生疏。 “啊……”身体一个前冲,丰臀一个上提,她赶忙快走几步,又急忙伸手扶住光滑滑的墙面,才站稳了。 那一下,好粗,好有力! 儿子的鸡巴,她可是真真实实地感受到的,两次了,都是相同的瞬间,都在此时自己手臂的位置,而且,还是硬的! 儿子那长大成人的物件,应该是又大又粗的吧?应该是黑黑亮亮的吧?应该是好诱人的吧? 深度迷乱的她,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自然,也分不清自己想胡思乱想些什么。 她只知道,自己的手指还没有出来,自己全身的浮躁和欲望都没有减退,准确地说,是有增无减,并且,随着白光光而肉肉的身躯还在挺动,肥臀不停摆动,在她的脑海里又有了新的一组图像,在催发着她的情欲,在刺激着她的脑电波,一阵阵地传感,让她欲罢不能。 她眼神迷离地回过头,就似乎看见儿子也光着腚,他站立着,双手摸着自己那肥美诱惑的大屁股,表情愉悦而欢脱,却依旧是那么温柔,那么地可爱。 儿子在用力,儿子在抽插,儿子在耸动屁股。 鸡巴深深地插进自己的肉穴里,他在和自己的妈妈性交! 雾气缭绕中,她只看见了一只帅气温和的脸,含着笑,也同样,在与自己对视,含情脉脉。 对于儿子,她的内心有着说不出的好感,说不出的想去亲近他的意图,仿佛是新婚之夜,仿佛是情欲旺盛那一阵,就想跟他你侬我侬,裸身相缠。 终于,憋闷的欲望彻底被激发了出来,在湿暖的肉穴里,她两根手指一用力,向着最深处伸展着,又在里面,弯曲着,用着坚硬的指甲盖扣挠着,在屄里,刮着那层层软肉,搅动着那封闭的空间,最后的一次,则是压死骆驼的稻草,让她彻底地忘乎所以了,也让她想儿子的程度到达了顶峰。 她的手指终于摸触到了子宫,就好像,儿子那粗硬的龟头顶到了自己阴道的尽头,再一次地,射了! “啊,啊……好宝贝儿,妈妈来了,泄了啊,宝贝儿的鸡巴真的好大,好粗,插得妈妈好舒服!精液好烫,都烫死妈妈了!宝贝儿,再吻妈妈呀,妈妈要!”大奶子,肥肥软软地摇荡着,晃荡出一波波的迷人乳浪,肉光闪闪,倪洁高高地噘着嘴,要索吻,要儿子来爱她,同时她再也抑制不住了,便高声浪叫了起来,高声呼喊着她的宝贝儿,高声宣泄着她的欲望,畅快淋漓。 同一时间,她的屄缝,她的子宫终于在自己的手指飞快地插弄,没完没了的刺激之下,终于传来一波似闪电般的快感,让她身心俱震,战栗不止。 一股透明的水柱从子宫内大力地狂泄而出,喷射着,喷出了她的体内。 同那股精水一起喷出的,一起脱离了她的身体,还有她全身的力气,她支撑自己白光光身子的气力。 肥美软嫩的小穴一张一缩,还在犹自痉挛着,她的手掌抚着墙壁,便随着身体,无意识地滑落了下去,倪洁调整了一下身体,就瘫坐在地上,如虚脱脱水一般的无力,连动动小拇指,她都不想。 自己这样在自慰时想着儿子,疯狂地想,甚至,是病态地想,真的可以吗? 一阵眼花、一阵迷乱,意识在一点点地恢复,倪洁在一点点地清醒,她仰头看着棚顶的白炽灯,仍有些迷惘而错乱地思考着,暗自问着自己。 可是,没有他,自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在思想里,除了儿子,自己还有谁可以依靠?甚至,是暗地里给她一丝慰藉,一点快乐? 一时间,想到儿子,想着面对儿子,让她不知所措,心里乱乱的,舍不得放手,又不敢正视,畏惧而彷徨。 因为,这种心态似乎很危险。 第一季完结,待续!

排个版 第八章下

人头攒动的场面,人声鼎沸的场合,人山人海的场景。

周围的人与景,四周的声与影,喧嚣而沸腾,是相互感染般的亢奋,是互相传递的欢乐,这就是演唱会的魅力,万人同乐。

“妈妈,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啊?妈妈!”不期然地,大男孩一回头,就看见了身边泪流满面的那个人。

妈妈,是在哭!与身边亢奋欢呼的人,明显是格格不入。

于是,他立马惊叫了一声,慌张无措地问询着妈妈,看见了这样的母亲,大男孩明显是吓了一跳,疑惑又惊诧。

没有多想,倪洁就将头轻轻地靠在儿子的胸前,儿子宽阔的胸肌上,但秀美的俏脸上,泪水,却依然在流,静静地流淌,流到了自己的发梢里,滴落在了儿子的T 恤上。

“宝贝儿没有谈过恋爱,还不懂的。”倪洁呢喃着,没有骗儿子,就说出了自己的内心所想,“妈妈好没出息啊,听一场演唱会竟然都能哭鼻子!但是宝贝儿你知道吗?就是二十多年前,也是这样的情景,妈妈是真的愿意将整个心都交给一个男孩,真的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即便他一无所有,妈妈还是愿意跟他走!嗯,那个男孩就是你爸,妈妈是想起自己的初恋了呢!”

原来是触景生情了,一首歌,便勾起了妈妈的伤感回忆。

大男孩是有些不懂,正如妈妈所说,他还没有真正恋爱过,还没有完全走进妈妈的心里,从而看清她的真正想法。

但外在的实际行动,他可以给妈妈更多,比如说,一个更加温暖的怀抱,一只能将妈妈泪水拭去的大手。

“妈妈,不哭了呢!妈妈,你想想啊,当年我爸是多爱你啊!所以才带你去哈尔滨,去听演唱会的!以前,我就听我爸说过的,他说那是自己年轻时做过最对的一件事,所以才让妈妈这么爱他!即便是一无所有,为了车票和看演唱会而省吃俭用了一个月,妈妈还是愿意跟他走,然后还有了我们这两个可爱的宝贝儿了呀!嘿嘿!是不是啊,妈妈?”

他胳膊一抬,就搂上了妈妈的肩膀,将她娇软的身体完全搂紧了,然后,又伸出右手,轻抚妈妈的粉面,手掌按在她脸颊上,大拇指充满柔情地刮着妈妈那光滑细嫩的肌肤,顿时,他感到一片湿漉漉的,全是妈妈的泪水。

看来,妈妈是真的爱爸爸,真的在深切怀念着她的初恋,所以才哭得这么伤心、这么忘我,还跟他这个儿子坦露着心声,诉说着心里的点点滴滴,对他毫不隐瞒。

“是啊,当时你爸就像宝贝儿这样,这么会照顾妈妈的,这么疼爱妈妈的!所以刚刚妈妈才没忍住,哭鼻子了!妈妈……是不是有点多愁善感了?还要宝贝儿来安慰,妈妈好软弱啊!好没用!”

儿子的胸膛是真的暖,即便是隔着棉质T 恤,她也能感受到儿子热热的气息,这是从他皮肤上直接传出来的,一直传到了倪洁满是泪痕的脸颊上,眼泪,已干涸了些许,但她依然倚靠在那宽阔的怀里,依然粘贴着那微热的胸肌,不想离开。

儿子长大了,也是个男人了,这一刻,她竟有点贪恋这种感觉,来自儿子给她的全部、儿子身上的所有,她都想再拥有一会儿,再属于自己多一点,哪怕这是在外面,在这喧闹的人群当中,也无所谓。

过往的情怀已逝去,这会儿,就让儿子来弥补自己、来宽慰自己吧!

“才不是呢!妈妈是最勇敢的人!”

大男孩拿起妈妈的手,紧紧相握,又一脸真诚地看着她,尽管四周吵闹,但他还是想把心里话告诉妈妈,就在此刻,开解一下妈妈,“妈妈,你听我说,人为什么会对过去老是念念不忘呢?就是因为它是美好的啊,是值得自己珍藏永久的,当然了,有些记忆也不都是美好,也有残缺不堪的,那是因为有些人和东西都不在了,我们抓不住,咱们无能为力,所以才会感伤,才会难过,而有些胆小的人是假装在坚强,实则是在逃避,甚至是一辈子都不敢面对,那是他们的悲哀,舍弃了人生中的一部分!而妈妈,却能大胆正视,直接去面对那些再也回不来的东西,去接纳自己那些珍贵的美好,一点都不遮遮掩掩,妈妈这叫敢于面对自己的内心,不忘旧情,是真性情的人!妈妈,你真的很坚强,会哭泣,会用眼泪释放自己,真的一点都不丢人,一点都不软弱!可是以后呢,不可以再自己偷偷地流泪了哦!女人的眼泪啊,应该是用来对付和整治男人的,妈妈,以后你如果再想我爸了,嗯……妈妈就这样,跟我学……”

说着,大男孩就抽回了手,放到自己的嘴边,做成喇叭状,而后,他抬起头,面向星空,身体奋力地振动了一下,便大喊了起来:“爸!你看见了吗?妈妈想你了,妈妈好爱你呢!爸爸,你在天堂还好吗?你有糖尿病,就别总是喝酒了,要不然妈妈会担心的!爸爸你放心,妈妈以后就让我来爱她吧,儿子一定会替你、对妈妈好一辈子的,永远疼爱妈妈、爱护妈妈、不会离开妈妈!儿子也很想你啊,爸爸!”

自己的声音还没有飘荡出多远,就被周围重金属的摇滚乐给淹没了,能听得真真切切的,应该只有妈妈吧。反正这里是露天广场,根本没人会注意他们。

只要妈妈能够开心快乐、再展笑颜,他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回过头,却看见妈妈的泪流得更多了,泪水不间断地流,流过她白净光滑的脸颊,流进她上翘明显的嘴角。又流到她粉嫩的脖颈……

只不过,妈妈不是在掩面哭泣,亦没有了刚才那般的黯然神伤。

而是,妈妈在笑。

那是欣慰,是感动,是豁然开朗的笑。

那是心痛之后的欣慰,那是伤怀过后的豁然开朗。

妈妈脸上的表情,如雨后彩虹般的灿烂,挂在上面的一串串的晶莹的泪珠,似清晨甘露一样的洁净剔透、纯美无暇。

妈妈的泪水,是因为过去,是因为父亲的诀别。

妈妈的笑颜,也是因为现在,因为自己不变的守望。

守望着妈妈,在她身边,用一个个实际行动锁住她脸上的快乐笑容,这一直都是他要做的,他知道,他将不辱使命。

内心忽然生起一股冲动,这一刻,妈妈是因为自己才开心起来的,妈妈笑了,那么,这非同一般的一瞬,这母子共有的美好,他就想将这一幕永久定格,让母子俩深刻铭记。

看了一眼四周,身边的人群正随着激烈的摇滚鼓点恣意狂欢、纵情歌唱,不断变幻闪烁的霓虹光束照射在众人扭摆的身体上,没有人注意本就在人群一隅的这对母子俩。

于是,沈祥俯下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怀中的妈妈,倪洁不自觉地向后靠着,将整个身体偎依在儿子有力的臂弯中,扭转回头,向上仰着一张吹弹得破的娇靥粉脸,微张着两片挂有泪珠、泛着光泽的湿润红唇,一双妩媚的大眼正温柔无限地看着心爱的儿子。四目相对,脉脉含情!

蓦地,搂着妈妈柔软娇躯的双手一紧,大男孩呼着灼热的气息,带着无限爱怜的嘴唇就印了下去,迅捷而准确无误地、在那明显是毫无防备的粉嫩小嘴上吻了一下。

他终于接触到了那处湿软,他终于品尝到了那份爽滑。

是浅浅的触碰,却也是深情的一吻。

是轻轻的一吻,却也是深切地拥有。

大男孩亲吻了妈妈,儿子的唇,印刻上了妈妈的唇,一触即分!

动作同上午妈妈吻自己一样,轻柔而短暂,不同的是,妈妈吻的是他的额头,而他吻的,却是妈妈的嘴唇!

一个吻,是爱妈妈的表现,是刚才对爸爸的承诺,是一直以来,姐姐对自己的厚望,所以吻下去,他才格外温柔,又格外庄重,仅仅是轻轻的一下,转瞬即逝,但却代表了他所有的情感,一切炙热的情爱,都通过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传递给了妈妈,他想让她知道。

他想,妈妈应该是知道了,这个吻,她儿子想表达的东西,因为迅速地贴合,又快速地分离,妈妈都没有动,都是愣愣地,这一回,眼泪是彻底地止住了,眼里也没有了伤怀与悲慽,妈妈眼睛睁得大大的,甚至,大男孩都能看到她的眼白,漆黑的眸子里面,全都是错愕和惊异,忽而又变得雾蒙蒙的,眼里闪现出一缕异彩,好半天,妈妈都没动。

直到,大男孩的手抚上了妈妈的耳边,替她整理一下鬓边的乱发,妈妈才有所好转,从定格静止的状态中苏醒了过来,恢复了常态。

但眼神仍然有几分迷离、几分混乱、几分羞涩,还有一点不敢相信,她转过身抬起头,发怔地看着眼前的大男孩,自己的宝贝儿,还是不太确定刚才的那一幕,宝贝儿……宝贝儿居然亲吻了她,他一个年轻男孩的吻就这样给了自己、给了他的妈妈,一个他绝对不应该这样对待的女人。

成年的儿子亲吻妈妈的嘴唇,哪怕是轻轻地触碰一下也是不应该的呀。

可是,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反感、一点都不想排斥、一点都不觉得过分呢?宝贝儿的动作是那样的轻柔,却是那样的短暂,刚刚是碰触了一下,就迅速地离去了,然而,她还是感到火辣辣的,唇上火辣辣的,心里也火辣辣的,麻酥酥的感觉一直持续着。

一时间,倪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忽然有了那种无力言语的感觉。

但她的脸上,却泛起了一抹自己都没察觉出来的羞红,发怔过后,她的大眼睛含羞带臊地瞟着儿子,微低螓首的倪洁,一双玉臂环抱着儿子的腰,却有些不敢正视儿子。

即便,宝贝儿温暖的手指就在自己的耳朵上,在轻柔地帮自己捋着短发,即便,儿子的笑脸还是那么阳光灿烂,坦坦荡荡,即便,儿子的话语又是让她心头一暖,倍感欣慰。

他说:“妈妈,我答应我爸了,要照顾妈妈一辈子的!这个吻,就是我对妈妈爸爸的承诺,上午的时候,妈妈吻了我一下,我立刻就不疼了,所以现在,该是我回报妈妈的时候了,我也吻了妈妈,妈妈是不是也好多了?开心一点了?妈妈,要笑哦!”

原来这就是这个孩子的简单思想,他的简单做法,他对妈妈简单而纯真的爱。

宝贝儿可是我的亲生儿子,儿子为了安慰妈妈、向妈妈表达爱意,亲一下妈妈的嘴也没什么吧,儿子小的时候,自己不是也常常喜欢亲他的小嘴吗?可是刚才,为何有那么一瞬,曾经那一幕旖旎梦中荒唐得有些淫乱的镜头又侵入了她的脑海?呀,怎么又想到这个了,真是羞死人了……

丝丝甜蜜涌上心头,倪洁含着羞、带着笑,欢心而又郑重地点点头,答应着儿子。

☆☆☆初吻,初恋。

初恋,初吻。

温热热的水流在流淌着、浇淋着全身,倪洁整个赤裸的身体都是烫烫的。

她喜欢洗热水澡,因为灼热的温度,能够将她的思想带到另一个维度,让她有短暂的迷失,使她能够获得片刻的浑然忘我,让她的身心有一种灵魂出窍一般的轻松。

就比如她工作了一天,忙忙碌碌地穿梭在每个病房之间,回到家后,她就会让自己放松下来,将自己赤裸裸的身体放到蓬头之下,洗去疲态和劳累。

再比如她在心烦意乱的时候,也喜欢这样,投入水中,如同在洗涤着她的心灵,让她清醒和坚强一点。

水,能让她摆脱过去的那个黑暗旋涡,亦能让她找回又一个新的自我。

可是今晚,或者说是现在,都不一样。

她既没感受到身体的疲惫,又没受到那些坏心情的侵蚀,可她还是愿意将自己浸泡在温水当中,享受着一时的身心畅快,这一时的思绪安宁。

而实际上,她想这样,却并非如此。

就和刚才,在演唱会,自己泪流满面的时候,她骗了儿子一样。

自己是想起了他爸了,那是她最美好的记忆,然而,自己却没有跟儿子完全说实话,全部一五一十地交代,她之所以会那样控制不住自己,是因为还有个记忆点,让她一下子情感大爆发了,那就是当晚,在月光朦胧之下,当自己深爱的男孩在熟睡当中,她这个年轻姑娘的吻,她在那之前从没有与人碰触的唇,就羞涩而自愿地印在了那个傻蛋的嘴角,温柔之极地将自己最真最纯情的吻,献给了自己最爱的男孩。

冲动的爱意一旦开启,便暗自托付了终生,那一刻,她决定至死不渝。

所以,当时光飞逝、物是人非,当那么熟悉的词曲飘入耳中、扎到心里,她才会思绪万千,任泪水纵情流淌,任悲伤肆意汹涌、逆流成河。

回忆着她和爱人过去的点点滴滴、朝朝暮暮,自己一下子沉溺其中,那时候的自己甜蜜又幸福,生活是美满的。

只她想要的,爱人都会满足她,包括和她要孩子,也包括性生活。

其实,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就是她在情欲勃发下的“产物”,当年,因为刚有了女儿,自己的第一个孩子,遂而在产后几个月里,由于催乳药物的作用,再加上之前好久的性爱禁欲期,在那一段时间里,每天晚上,甚至是白天,她一个年轻少妇的肉穴都是湿湿的,对生理需求是说不出的强烈,同时,那也是自己最有吸引力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位成熟少妇的魅力和光彩。

而到了漆黑的夜晚,可以大肆挥霍体能和情欲的时候,那就更不必说,少妇的两只肥奶子抛甩着,她一边看着小巧粉嫩的女儿,一边骑跨在爱人的身上,密液直流的肉屄紧紧夹着爱人的粗硕阴茎,夫妻俩干得热火朝天,激情四起,尤其是,当丈夫仰躺着,他就特别喜欢抓揉着自己那两只白大乳房,一对只要轻轻挤按就会喷出大量乳汁的胀硕奶子。因为丈夫在下面的助力,肉棒在她的屄洞里捣弄着、戳顶着、开足马力地肏干着,肏得她高潮迭起,浪叫连连时,她的大奶子就会狂喷乳汁,她坐在丈夫的硬物上,高挺圆润的乳房就似两台炮塔一样,白浊粘稠的甜浆一股接一股、一串接一串,源源不断地在空中形成了一道接着一道的白色抛物线,洒落在床上、溅在爱人的胸膛上,湿热而粘滑。

那夜夜春宵,是她欢愉幸福的见证。

那次次癫狂,是她受精怀孕的根源。

所以,没过多久,她的第二胎就在一股股精液的喷射之下,悄然孕育成形了。

这就是她的初吻、以及那一段她和丈夫的旖旎又充满春色的甜蜜时光,还有儿子“意外”的到来,都让她深度迷醉、深切追忆。

当然,在刚才,在听歌伤怀的时候,前面的记忆才是她的主流思想,那一幕幕青春的美好,一幅幅为情为爱的画卷,徒然匆匆闪过,完全抓握不住,那才是她泪奔的源泉,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质根由。

现在的她,赤身裸体,微烫的肌肤冒着水蒸气,袅袅升腾,有力而温热的水珠打在身上,打在傲挺浑圆的乳峰上,而后一路蜿蜒,变成了无数条溪流倾泻而下,透明的水流就像兴奋游走的蛇,漫无目的地流窜,弄得她全身都痒酥酥的。

明明是简单地冲个热水澡,几分钟就能结束,可她却还在继续,不想离开。

尤其是,那温热热的暖流,流过小腹、流过小腿之间,又似故意在那一处敏感地带停留片刻、不停洗刷,她站在蓬头下,就越发有了留恋,有了迷离,有了在脑海里短暂迷失的思想,她的全部,仿佛都不属于了自己,仿佛真的进入了自己那个记忆旋涡里,和那个同样赤裸欢脱的女人重合了在一起,融为了一体,现在的自己代替了她,霸道地掠取着她所有的享乐,那逝去而又再也回不来的激情四射,旖旎满满,统统都被她一网打尽。

而实际上,取缔她的思想,在她自我编造的世界里,能够给她快感的,让她如此忘我的只有自己那不受控的手,顺着密集的水流,那只柔软的小手就凭着感觉,寻着痒意的源头,伸到自己那肥沃肿胀之地了。

赤裸的玉体轻轻扭动,自然而然地就分开了两条丰润白嫩的大腿,给了那只手更多的活动空间,使其能更好地穿梭自如,而她,也不自觉地弓起了一丝不挂的身子,雪臀微翘,让整个肥嫩的阴部全都在她自己的掌控之中,在几根手指完全能够触及之处。

“哦……”一声舒爽的呻吟,很快就被哗哗的流水声给淹没了,仅仅是一下,就一下而已,她雪白的身体便一阵抖动,两只垂吊胸前的大奶也随之一阵晃荡,甩出一波波的白嫩肉浪,十分好看。

只是轻轻挤按了一下,那种曾经有过的酥麻快感就似要喷薄而出了,然而,还只是在自己那凸起饱满的肉瓣之内徘徊着,躲藏在里面,就好像调皮又灵动的小老鼠,抓挠着她最隐秘的嫩肉,让她奇痒难耐。

两根手指并拢了起来,这样就能使研磨的质感增添一倍,然后,她的大拇指按在大腿内侧,有了支撑力,接下来,那只活泼好动的“小老鼠”又开始不老实了起来,而她,就要瓮中捉鳖,她两根细嫩灵活的手指在自己那团突出又柔软的地方揉搓,挤按着,逐渐大力地拨弄着,最后她轻咬下唇,银牙交错,一下子,两根带有自己体温的手指就顺着那微微裂开的缝隙捅了下去,在温热热的水流中消失不见。

“嗯……好舒服!”丰翘的大屁股向上撅挺了一下,划出一道绝美逼人的肉浪,身体的抖晃,使得她胸前两只大奶子又是好一阵摆动,吊挂着半空中,软软的,显得轻飘飘的,不受控制地晃荡,竟有了几分淫荡的色调。

她低垂眼帘,看着自己胸前胀鼓鼓、白花花的一片,不由一阵羞红、不敢直视,于是,她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捂住自己的白滑肉团,自控一下。

呼!这感觉,还真是好,柔软细腻,滑滑的,手掌抓了上去,的确让人留恋,让人销魂,让人迷醉忘我。

怪不得如今,有个人会这么爱,这么喜欢。

弯着腰,手抓着一坨肥美的软肉,她不禁撅起了嘴,仿佛在寻觅什么,仿佛这也克制不住了,无论是在思想里,还是在行为上,她都感受到了一种冲动在支配着自己。

同自己当年一样,儿子刚才给自己的,也是初吻,那么纯情。

跟自己当初是一个心境,自己心爱的儿子,是那么狂热地爱着自己。

这一点,她懂。

若不然,那一次射了精,儿子怎么会没有思考地就摸了她的乳房?那么自然又急切地就来感受她一个女人最神圣的部位?

若不然,以儿子那么纯情简单的性格,在刚才,又怎么会不假思索地吻了她的唇?超越了母子之间的界限?

这些细枝末节,这些林林总总,她不是没察觉出来,她也并非是迟钝得无可救药。

只是,出于她做为母亲的容忍、做为母亲的疼爱,做为母亲的不舍。

儿子,自己的宝贝儿,那个“意外之喜”自己才得来的孩子,那个自己不顾婆家的反对压迫,千方百计也要保全下来的小宝宝,甚至,是她牺牲了自己,脑海里却都是想给他一个更好的未来的孩子,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自己心心念念的都是他,那么,她又如何能说破这一切?何必要拟定出个条条框框,和儿子泾渭分明?难道要让母子亲密的关系有所拉远?这可是她无法忍受的!

反正,哪个孩子不迷恋妈妈?反正,儿子是那么善良的好孩子,他是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行为的,爱妈妈,只是他单纯思想的一部分而已。

这一点,她相信。

反倒是自己,为什么今天如此敏感,如此多情?仅仅就是儿子一个温暖的怀抱,那浅浅的一个吻,就让她情欲高涨而不可控了?

“啊啊啊……又来了啊!宝贝儿的胸膛好暖,皮肤好热,宝贝儿,妈妈想你,妈妈后半辈子只有你了,宝贝儿,一定要给妈妈幸福呀!宝贝儿,来,吻妈妈,身体都贴在妈妈身上,妈妈光溜溜的,宝贝儿可以随便摸妈妈的奶子呢!……嗯嗯呀,那里,那里不要了呀,宝贝儿不许闹了呀!呀,宝贝儿的硬东西啊,别顶妈妈的下面啊!宝贝儿好坏呢,……嗯哦哦!”

娇躯扭摆,她站在原地,就开始大幅度地摇动了起来,两瓣雪腻光滑的美臀一下下地上挺着,一下下地撅顶着,同时,她的欲望也在一波波地高涨,身体的抖晃和情欲的上涌,让她禁不住浪叫起来,声音娇媚而绵柔,却极富穿透力,甚至,这哗哗的淋浴声都掩盖不住。

记忆如潮水,一浪一浪地向她席卷而来,一浪一浪地将她的理智击打得溃不成军,又一浪一浪地将她与儿子那些美好又羞人的画面冲进她的脑海,她的眼前,每一幅,她都看得清清楚楚,完整而真切,每一幅,都是那么可爱而叫人迷醉。

丈夫,是我曾经那么爱的男人,为了他,我付出了一切,而他已经不爱我了,连一句解释都没让我说出口,就那么决绝地离我而去!难道我的后半生都要继续这样孤单下去吗?直到孤老而终吗?难道我在自己寻求快感,在自我安慰的时候,连幻想另一个性伴侣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几个月以来,这是她鲜少的几次快乐之一,以前的倪洁是经常想着丈夫的样子自慰的,而这次在自慰的过程中,她却第一次充满了怨气,充满了对自己男人的埋怨。

而又对另一个男人——她的儿子,产生了无限的幻想。

反正,自己就是在幻想儿子爱自己,反正,只是在想想而已。

倪洁浪叫着,哼哼唧唧,那捅在热烫肉穴的手指再次用上了一股劲儿,一股用尽了全身力气的蛮劲,却又是,不像是她自己的力气,或者说是来自她身体以外的力量,力大如牛,生猛而生疏。

“啊……”身体一个前冲,丰臀一个上提,她赶忙快走几步,又急忙伸手扶住光滑滑的墙面,才站稳了。

那一下,好粗,好有力!

儿子的鸡巴,她可是真真实实地感受到的,两次了,都是相同的瞬间,都在此时自己手臂的位置,而且,还是硬的!

儿子那长大成人的物件,应该是又大又粗的吧?应该是黑黑亮亮的吧?应该是好诱人的吧?

深度迷乱的她,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自然,也分不清自己想胡思乱想些什么。

她只知道,自己的手指还没有出来,自己全身的浮躁和欲望都没有减退,准确地说,是有增无减,并且,随着白光光而肉肉的身躯还在挺动,肥臀不停摆动,在她的脑海里又有了新的一组图像,在催发着她的情欲,在刺激着她的脑电波,一阵阵地传感,让她欲罢不能。

她眼神迷离地回过头,就似乎看见儿子也光着腚,他站立着,双手摸着自己那肥美诱惑的大屁股,表情愉悦而欢脱,却依旧是那么温柔,那么地可爱。

儿子在用力,儿子在抽插,儿子在耸动屁股。

鸡巴深深地插进自己的肉穴里,他在和自己的妈妈性交!

雾气缭绕中,她只看见了一只帅气温和的脸,含着笑,也同样,在与自己对视,含情脉脉。

对于儿子,她的内心有着说不出的好感,说不出的想去亲近他的意图,仿佛是新婚之夜,仿佛是情欲旺盛那一阵,就想跟他你侬我侬,裸身相缠。

终于,憋闷的欲望彻底被激发了出来,在湿暖的肉穴里,她两根手指一用力,向着最深处伸展着,又在里面,弯曲着,用着坚硬的指甲盖扣挠着,在屄里,刮着那层层软肉,搅动着那封闭的空间,最后的一次,则是压死骆驼的稻草,让她彻底地忘乎所以了,也让她想儿子的程度到达了顶峰。

她的手指终于摸触到了子宫,就好像,儿子那粗硬的龟头顶到了自己阴道的尽头,再一次地,射了!

“啊,啊……好宝贝儿,妈妈来了,泄了啊,宝贝儿的鸡巴真的好大,好粗,插得妈妈好舒服!精液好烫,都烫死妈妈了!宝贝儿,再吻妈妈呀,妈妈要!”大奶子,肥肥软软地摇荡着,晃荡出一波波的迷人乳浪,肉光闪闪,倪洁高高地噘着嘴,要索吻,要儿子来爱她,同时她再也抑制不住了,便高声浪叫了起来,高声呼喊着她的宝贝儿,高声宣泄着她的欲望,畅快淋漓。

同一时间,她的屄缝,她的子宫终于在自己的手指飞快地插弄,没完没了的刺激之下,终于传来一波似闪电般的快感,让她身心俱震,战栗不止。

一股透明的水柱从子宫内大力地狂泄而出,喷射着,喷出了她的体内。

同那股精水一起喷出的,一起脱离了她的身体,还有她全身的力气,她支撑自己白光光身子的气力。

肥美软嫩的小穴一张一缩,还在犹自痉挛着,她的手掌抚着墙壁,便随着身体,无意识地滑落了下去,倪洁调整了一下身体,就瘫坐在地上,如虚脱脱水一般的无力,连动动小拇指,她都不想。

自己这样在自慰时想着儿子,疯狂地想,甚至,是病态地想,真的可以吗?

一阵眼花、一阵迷乱,意识在一点点地恢复,倪洁在一点点地清醒,她仰头看着棚顶的白炽灯,仍有些迷惘而错乱地思考着,暗自问着自己。

可是,没有他,自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在思想里,除了儿子,自己还有谁可以依靠?甚至,是暗地里给她一丝慰藉,一点快乐?

一时间,想到儿子,想着面对儿子,让她不知所措,心里乱乱的,舍不得放手,又不敢正视,畏惧而彷徨。

因为,这种心态似乎很危险。

第一季完结,待续!

相关小说

© 2018 X色全网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