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狂欢

字体: 特大 | | |

1980年改革开放的号角已经吹响,大人物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可是我认为自已和身边众多难兄难弟,是属另一部分的。

单位早就不景气了,工资开不出来,为了生计只好开了一个饭店,因为生意很忙就需要雇人帮忙,正好友人介绍她姨丈的姪女,婷,来我店里打工,这样一来就不怕忙时找不到人了。日子一天天的就这样在忙忙碌碌中渡过去了……。

婷是个十九岁的少女,家是内蒙的,这丫头个子有1 米67左右,眼睛不是很大小双眼皮,脸上的皮肤不是白里透红的那种,鹅蛋形的脸嘴唇很丰满,很性感,身材一般,双腿有点伸不直的感觉,双脚有点内八字,屁股丰满且向外翘臀,有一种让人干的诱惑。

另外这丫头的鼻子总是给人一种擦不净的感觉。她吃住在我的店里,那床是兑店时一起带过来的,原来那家女主人的床婷就睡那。

北方的冬天很冷,因此感冒是难免的,都有身体不适的时候,一天傍晚“狐朋狗友”拉我外出和朋友玩去了,打烊后我才回店,我想起来婷感冒了,想看看她怎么样了,就到婷的房间外敲门,婷听到是我心声音,就给我开了门。

房间里很温暖,婷穿着深红色的紧身衬衣衬裤,有些睡眼朦胧,我很快的打量了她一眼,她的紧身内衣裤,将她青春的较好身材,勾勒的曲线必露。从她胸前的,那两条曲线的弧度来看,她的奶子不大,她后背的衣服下,并没有乳罩带子的痕迹,这说明这个丫头上身是真空的,前面弧线上两个凸出来的,犹如小指尖大小的'圆点'更能证明这点。

再扫一下她的下身,尤其是裤裆部位,那里坟起的形状,很象发面的“锅烙”贴在那里,甚至隔着衬裤可以看见中间一条短短的凹线,您知道的,那凹线是如何形成的,我就不必细说了吧?这仅仅是一瞬间的事,难不成要蹲下来,仔细研究一番吗?那时俺还不是很坏的,(拜托把掩想的好一点)当时没见婷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如果退回去反而不好看了。

我问她感冒好些了吗?婷说:“好点了,并问我吃饭了没有?”我说:“吃过了。也问她吃药没?”并催促她上床休息,在我一撇之下,我见她床头上搭着白色的乳罩。果然是没穿啊。

我说:“我摸摸你的头看看热不热,”婷说:“不热了”出于关心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摸。有些象大灰狼关心小白兔,婷什么也没说也没动,手上感觉不很热,我的手很自然落在她的肩上。

婷却抓住了我的手,脸红了,她眼神复杂的说:“不行”,声音轻轻的,我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是担心什么吧?

怕我上了她?其实在我摸她头的时候,也是有意的试探她的反应,也有意勾引或是引诱的成份。见她不愿意的态度,我没说什么走了。

时隔一日又被朋友叫去玩,我对婷说:“我晚点回来,你早点休息”婷答应了一声。

午饭吃得晚,和朋友玩了会就回来了,婷说她没吃饭,问我要不要再吃点饭?并说:“你陪我喝点酒行吗?”“平时也不喝啊?”我不明白为啥?

我有些好奇,店里没什么人就我和她,我俩弄了菜,婷要喝白酒,我给她倒了一杯。婷一口就喝了,我感到有些不对头,婷看了我一眼说:“我想好了我把一切都给你吧。”我马上反应过来她说的意思,我很平淡,我要确定她的话。

我没说什么,意味深长的看她,过了一会,我起身拿酒,在我和她走对面的时候,这丫头一下扑进我的怀里,我推也不是抱也不是,这时时钟当当的敲响了11下,而此时,婷在我的怀中带着醉意,用一种梦呓船的声音叫了声:“伟哥————”

我操,我名子后面有个伟字,被她这么一叫,意思就复杂了,知道的是叫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卖美国进口的性药《伟哥》呢。

婷的脸滚烫,她将脸贴在我的脸上,并主动的亲吻我的脸。她的举动勾起了我的欲火……

不由分说,抱起婷软绵绵的身子进了她的房间,我把少女的身体放到床上,婷的媚眼如丝,她灰白色高领的,薄薄的羊绒衫下,那对淑乳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剧烈的起伏着,黑色的短裙下,那棕色的体型裤包裹的双腿,八字型的分开着,一只长皮靴,也不知道什么道时候掉在床下。

她的脚上是一双肉色的丝袜,能隐隐约约的看见,那涂着红趾甲的小脚。我压在婷的两腿中间,伏下身亲吻她的极丰润性感的唇,婷没反应,我就解了她的红色的,装饰腰带,屋里弥漫着情欲。

光线很暗,我想开灯她不让,“是不是害羞呢”我心想。我扒下婷的裤子,裤衩上贴有一个卫生巾,那上面有一些亮晶晶的水渍,微弱光线中,隐隐可见婷的阴唇。

我抬起她的双腿,分别放到我的肩上,掏出来自己的鸡巴,在阴唇上下滑动着将阴唇向两边挤开,涨大的龟头,试探着轻轻晃动着住婷的穴里面插,婷的小穴已经湿透了,龟头顶开紧合在一起的大、小阴唇渐渐往少女的阴道中深入着……

刚刚进去了一点,我听见婷带着好像是痛苦的声音说:“伟哥——我疼————”

我一边急着将鸡巴往婷小穴里插,一边说:“不疼一会就好了,我一不作二不休将婷双腿大大分开,以减轻疼痛,腰一用力,鸡巴就顺利的插入婷的嫩穴里,我没有急着狂抽狂插,而是温存的,慢慢的抽插婷的嫩穴,仔细品味她少女阴道的紧窄,阴茎在婷的阴道中膨胀的又粗又长,每当抽出时婷的阴道口都会发出啵的一声响,有些类似开启红酒瓶塞的那种声音。

当再插入的时候,婷的阴道口都会像橡皮筋一样,被龟头撑开收紧再撑开再收紧,阴茎插在婷的阴道中温温暖暖的,有些像海参泡在37度的热水中。(被泡的海参一定是死的,绝又会象鸡巴那么敏感)(其实想一想,鸡巴和海参都有一个膨胀的过程,这一特点很是像似,对不?)

婷的阴道内也分泌了很多的淫液,因此在抽插时鸡巴湿湿滑滑的,我用力的用耻骨撞击婷的耻骨,实际上是在用阴部挤压身下少女那隆起的外阴,连我自己都明显的,觉得有些疼。

婷闭着眼睛,额头上热气腾腾的,呼吸急促脸色潮红,就像性专家说的,书上写的一样。我想这姑娘快高潮了。

婷的双脚勾在我的后腰上,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后背,她突然说了句:“快点。”我操,这小姑娘千真万确的,在要求我再快一些操她小穴,其实我插她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可咱不能给男人丢脸不是。

于是深提一口气,脑袋壳子里拼命的唱着:“天上闪烁的星星多呀星星多,不如我们公社的羊儿多”那支老儿歌,其目的还不是为了分散注意力,延长射精时间,但动作却快了一倍多。

婷搂紧我的肩背,双脚勾住俺的大屁股,在我“誓死如归,勇往直前”时也知道向上侹动她的阴部,因此我想:“她是不是已有性经验了呢?”

她被干的快泄了。我用尽力气快速的狂干起来,肉体和肉体的强烈撞击,从我和婷的阴部发出啪啪的响声……

少女的身体一下侹直,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嗯—嗯—嗯的声音,我明显的感觉到婷身子一阵颤抖,阴道阵阵强烈的收缩,夹的我的鸡巴无比的爽,我也忍不住了,当婷被高潮刺激的欲仙欲死之时,我也射精了。

射精的前一刻抽出鸡巴,用阴茎压在婷的阴唇中间,马眼挤在我和婷的小腹中间射了精。我想起身,婷抱住我不松手。

我将全身的重量压在婷的身上,手和脚故意的悬空起来,我问婷:“我这样压你你好受吗?”婷小声的说了句:“好受”我相信,上帝造就了男女,其待遇是一样的,男人爽歪歪了,女人也歪歪爽了。(如果你霸王硬上弓,上帝可不一定包你都爽)。

婷又说:“你弄了我肚皮上都是。”我笑了笑起来用抽纸擦干净了婷肚子上的精液,和自己肚子上鸡巴上的精液。

开了灯和婷坐起来,我要求看婷的阴部,婷也没有反对也没害羞,她说:“我也看看你的”哇塞,人家小姑娘要求看看俺的鸡巴,俺总不能藏起来吧?(那也不是俺的风格)。这丫头刚被我操过什么都不在乎了。

瞧着婷的阴部长的很标准,两片大阴唇鼓起来很丰满,小阴唇很整齐娇羞的藏在大阴唇下,面两侧,婷的阴毛稀稀拉拉的,细长而柔软,颜色不是很深,我想拽几根她不让,她说:“那多疼啊”。

我让婷摸我的鸡巴,婷柔软的温热的小手握住我的鸡巴说:“怎么这么硬啊?”我说:“这是爱你的原因”这会儿我的鸡巴又硬了,我对婷说“我还要”婷说:“你还没够还要啊?”我嗯了声就推倒婷再次压到这光屁股妙龄少女的身上,鸡巴对上婷的阴道口一下就插了进去,又是一阵猛干,我怕她怀孕没敢将精液射进她的阴道中,还是将鸡巴压在婷的阴道口上和小阴唇中间,精液射在她的肚皮上,完事后就分开睡了。

早起后第一眼就是看看她,累了半夜应当笑脸鼓励鼓励。我见婷走路异样,就看着她的眼睛问她:“怎么了?”婷白了我一眼道:“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又肿又疼的,你真坏”我问:“怎么没有血?”婷用吃人的口气说:“你没见我把床单洗了?”

操,“鬼见床单凉那了,以为我脑残,分不清是不是处吗?我只要爽,管他大爷的处不处的”。我赶紧让她休息,夜里真是把她干的不轻。

就要过年了我约婷出去买东西,她要回家,买好了东西我带婷去开房,她没反对。我约她出来就是要再次和她爽一回,婷说:“我怎么总是拒绝不了你呢?”我说:“那是因为你爱我呗”。

我扒了婷黑色外裤,连同里面的绵裤裤衩,一起扒到腿弯处,抬高她的双腿,婷的少女阴部完全的暴露在我的面前。

因为是白天我清楚的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婷的阴口中进进出出,自己很兴奋,有时用龟头顶弄她的阴唇和阴蒂,二十几分钟后我射精了,把精液射在婷的大阴唇和小阴唇中间的嫩肉上,看着灰白浓稠的精液流淌在少女的阴唇上,我感到十分的满足。

从旅店出来婷让我买避孕药,这少女让我插她的嫩穴但怕怀孕。但安全些总是好的。(大便后最好擦净屁股,不然一大堆臭事。)过了段时间过年的前夕,送婷上车回家,、在开车前婷心事重重的说:“你亲亲我”我吻了她丰满性感的唇,看来小姑娘还沉浸在爱情中。当她回来时我却让朋友请去g 市给他管理工厂。

店处理了,和婷分别时小姑娘没流一滴泪。是不是明白了?一夜情其实就那么屌回事。不值流泪。我想带她走,她不想离家,从此一别十几载岁月苍桑,如今的我不在年轻了,而婷也早已嫁人生子了吧?想知道她的消息,却无从知道,我只能在此默默地祝福她,幸福快乐。

回首往事不免感叹,人生多么复杂多变啊。如还有缘相见,我定会诚挚的说一声:“婷,真的很对不起”。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坐。谢谢!!!(全书完)

相关小说

© 2018 X色全网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