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妈妈

字体: 特大 | | |

1.6

「四十七分,十九点四十七分。二零二零年周六下午十九点四十七的这一分钟我和妈妈在一起,因为妈妈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之吻,这是事实,妈妈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明天我会再来。」

「我不知道妈妈会不会因为我而记住那一分钟,但我一直都记住这个吻。之后妈妈真的每天都来,我们就从一分钟之吻变成两分钟之吻,没过多久,我们每天至少吻一个小时。」

「我以前以为一分钟很快就会过去,其实是可以很长的。有一天……」

等等,我在干嘛,疯球了?

其实没有……

我只是在妈妈亲吻我的鼻尖之后,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些不明觉厉的电影台词,然后稍微改动了一下而已,怎么就疯球了?

顶多只是精神分裂嘛哈哈哈。

开个玩笑……

主要是妈妈和我的姿势着实是暧昧了点,互相拥抱紧贴,脸蛋相距不过几毫米,和妈妈目光相对,几乎能看到她瞳孔里倒影出的我的瞳孔倒影出的她的瞳孔倒影出的我的瞳孔。

这很难不让我不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注意!只是奇怪的想法,可不是下流的想法,各位别污蔑我哈。此时此刻,我内心纯洁,只想和妈妈温存。

至于一会还纯不纯洁?切,关你屁事!

好在,就在我开始有点儿把持不住的时候,妈妈温存够了,满足地松开了我,脸上笑吟吟的,让我回到座位上。

尽管我的内心戏很精彩,但表面上,我依然羞涩了一脸。

嗨!没啥,这才是猛男该有的反应!

我安慰着自己。

这时,服务员给我们先端上了一扎饮料,是酸梅汤,妈妈想到什么,很开心地提议我们可以碰一杯。

那感情好。我赶紧抢先把扎壶拿起来,很绅士地给妈妈倒了一杯,自己一杯。

经过爸爸的事,和妈妈交心后,我便不再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了,而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一个能守护妈妈的男人!

而一个成熟的男人面对女人,当然要拿出绅士的风度。

嗯……我绅士的结果就是妈妈看着很想笑,但又怕笑出来会打击到我,只能憋着,让自己正了正脸色道:「谢谢宁宁。」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咯咯……嗯!说些什么好呢?祝我们娘俩的生活越来越好,越来越幸福;」

「俺也一样!」

「祝宁宁身体健康,学业进步,开开心心。」

「俺也一样!」

「还有谢谢宁宁关心、陪伴妈妈,给妈妈带来那么多快乐!」

「俺也一样!」

「干杯~」

「哔哩哔哩~」

一杯冰镇的酸梅汤穿肠过,让我也没有那么害羞和难为情了,趁着这个机会,我问妈妈道:「妈妈,那你会离婚么?」

也不知道像我这种希望自己父母离婚的异类有多少,但肯定是少数……

「离婚?因为这次的事?」妈妈看着我问。

「嗯!」

「干嘛,你想妈妈离婚么?」

「咳,也不是我想,就是我觉得和妈妈两个人的生活也挺好的,反正爸爸他也不关心家里,有时候还惹妈妈你不开心,他还在外面养小三,所以……当然了,主要还是看妈妈你怎么想!」

我发四!我希望妈妈和爸爸离婚的动机,绝对不是因为对妈妈有什么龌龊的想法,然后让他们离婚后我好下手……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只和妈妈一起的生活就挺幸福的;而爸爸只会破坏这种幸福,我打心眼里不想和他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何不趁这个机会离婚,一劳永逸。

有人说我这样是不是不孝?

我跳起来打爆你膝盖啊!

这也能叫不孝?

好像还真是……

但我觉得,孝的前提是父母先要承担起用心抚养孩子的责任,不是说生下来给吃给穿就行了,还要关心和照顾。

反正我小时候,还是很渴望能和爸爸相处的。

但事实是,只有妈妈才很好承担起了责任,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我的成长完全离不开妈妈;

而爸爸则给我带来阴影和伤害,甚至连给吃给穿的也没做到,都是妈妈在做。我相信,没有他我反而会过得更好!

这么截然相反的对比,我当然会偏向妈妈,而对爸爸敬而远之。

更何况,错的一方还是爸爸,是他在外面花天酒地不着家,包养小三。妈妈可没有任何对不起他的事。

不过,想要他们离婚只是我个人的想法。至于他们离不离,妈妈怎么想,我是替她决定不了的。

我顶多就是一哭二闹三上悠亚……不对,三上吊而已……

听完我的话,妈妈沉吟了一下,接着便对我柔声道:「妈妈能理解宁宁会这么想,不过今天的事,妈妈没有考虑到离婚这个层面呢。」

「为什么,是因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们不同意么?」

前面说过,我们两家人是世交,几代人下来,关系非常好。除了我爸爸妈妈之外,还有另一对同辈的人也结成了夫妻。至于两家人互认干亲的,那就更多了。所以双方都很重视两家人的关系。

另外,我们两家人在市里还都是有一定地位的大家族,对名声和面子都看得比较重要,离婚不是小事,妈妈以前就被劝了下来。

不过以前爸爸和妈妈主要是夫妻不和,现在爸爸都在外面养小三了,妈妈铁了心要离婚的话,再加上我一二三一套组合技打下来……两家的长辈还能阻止么?

「嗯,一方面,你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确实是阻力;但另一方面,有没有今天的事,你觉得对妈妈有什么影响么?」

妈妈给我解释道。

她的话让我挠了挠后脑勺,额,妈妈和爸爸早就感情破裂,都分房很多年了,日常生活也都是分开的,谁也不管谁。

而且妈妈也说了,她早就知道爸爸在外面养小三,所以妈妈不会觉得自己突然遭受了另一半的打击和背叛。

这么一看,有没有今天的事,貌似大概应该确实没有什么更多的影响啊……

这,这如何是好?

我不禁有些失望……

妈妈乐道:「干嘛这副表情,不开心么?哎呀,我儿子心怎么这么大,还盼着自己父母离婚的……」

「离婚更好嘛……」

「妈妈不是说了么,现在的生活就很满足了。况且妈妈真离了婚,你确定会更好么?」

「嗯?为什么不会?」我不解地问。

「呵呵,妈妈漂不漂亮?」妈妈似笑非笑地望着我。

「漂亮!」这个问题我回答过很多次了,但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关联……莫非是妈妈太自恋了?

「有多漂亮?」

「呃。」看来妈妈真的是自恋了,「很漂亮很漂亮那种!」

「那亲爱的儿子,你仔细想想,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单身女人,会不会吸引来很多男人追求她?」

我靠?

我靠!

谁敢打我妈妈主意,我一屁股坐死他!

但我的屁股只有一个两瓣,也坐不死那么多人啊……

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

要是妈妈离了婚,吸引来一大票人追求她,这肯定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万一,是说万一,如果真有那么一两个极其优秀的人,让妈妈看上眼,那我可就要三生三世十里吐血了。

我明白了,妈妈不离婚,其实也是有找个挡箭牌的意思,让别人知难而退。

还好,这说明妈妈也不想别人骚扰她!

嗯嗯,妈妈这样做是对的,要坚决划清界限,坚决拒绝别人的骚扰,只让自己儿子……嘿嘿嘿!

妈妈见我明白过来后,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不由得扑哧地娇笑起来,顿时令周围黯然失色。

我我我,这个我学过!书上有一句文言文就是形容这种景色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那现在还希望妈妈离婚么?」妈妈看着我问。

我连连摆手:「不希望了,不希望了。」

开什么玩笑,与妈妈被别人追求相比,我只是偶尔面对严厉古板的爸爸,根本不叫事。

妈妈好笑地看了我一眼:「看你还敢不敢整天想些有的没的。」

我吞了一口吐沫:「妈妈,确实有个有的没的的疑问,我常常会想……」

还敢来?妈妈美丽的眼睛瞟了我一眼,问:「什么疑问?」

我也是酸梅汤上头了,不对,是看乱伦的色文看上头了,胆大包天道:「妈妈,你一个人那么久,有觉得过寂寞么?」

我说的寂寞,当然不是日常生活里孑然一身那种孤独的寂寞,有我浪里花呗陪伴,妈妈怎么会寂寞呢,更何况妈妈捉弄起我来比我还浪……

我说的寂寞,是指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成熟性感的女人只身一人的躺在床上,内心泛起骚动的那种空虚寂寞。

什么?听不懂?

你们这些年轻人,还是要不断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啊。

就是思春了!

我问出这个问题之后,便胆战心惊又视死如归地望向妈妈,不知道妈妈能不能听出其中的深意,不知道听出深意后的妈妈又会是什么反应……

显然,妈妈姿势水平很高,她懂我意思了……

只见妈妈看着我的目光似嗔非嗔,在餐厅淡黄色灯光的映衬下,脸蛋儿似乎有些红晕,她给了我一个小小的不满的卫生眼:「关你什么事?」

妈妈怕是不知道,成熟妩媚的她,做出一个很有女人味的卫生眼,对我这个早已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儿子而言,有多勾人心魄!

也有可能妈妈知道,但还是对着我做出来了……

我被电得浑身酥麻,三魂七魄颠倒,脱口道:「好奇嘛,妈妈你告诉我吧!」

妈妈见我得寸进尺,又充满风情地嗔了我一眼,却出乎意料的没有训斥我,而是咬了一下下唇,明眸里仿佛泛起了一层水雾,带着些轻佻的笑意问我:「妈妈寂寞了又怎么样?」

妈妈寂寞了又怎么样?

我想过妈妈会骂我,也想过会赏我一巴掌,甚至还想过妈妈会一屁股坐死我。

但就是没想过,妈妈会露出一副勾人的媚态,挑衅地对着我说她寂寞了又怎么样……

啊!

啊!

啊啊啊啊啊!

你说呢?

当然是用你儿子的硬物,去充实你的寂寞啊!

我都分不清妈妈是真的诱惑我,还是故意和我开玩笑,只知道妈妈勾引得我快失去了理智。

「宁女士,这么巧?」

但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一道沉稳雄浑的磁性声音,把我从石乐志的状态中拉了回来。

我眼神里迅速恢复清明,扭头望去,只见在我的位置旁边,一个身材中等,穿着普通运动服的中年男人看着妈妈,对她友善地打了声招呼。

接着,他又望向我,也平易近人地点了点头,笑着询问:「沈宁同学,没记错吧?」

我一时忘记了回应,心里只想着这人刚刚是不是把妈妈的勾人媚态都看去了?我靠,那是妈妈专门给我看的,竟然让他大饱了眼福!

我气得半死,你从哪冒出来的啊,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不知道不要随便打扰人家吗?

「周总没记错,我儿子沈宁,他有些害羞,呵呵。」

就在我心里气得骂人的时候,妈妈落落大方地回应了眼前的周总。

我瞧向妈妈,只见妈妈已经一改刚才的媚态,姿态转而变得优雅矜持,除了依然不可方物,楚楚动人之外,气质简直若判两人。

我爱死妈妈了!然而一想到这个周总,心情顿时郁闷了大半。

其实我也认识他,见过几次,不是在别的什么地方,而是在学校的家长会上。

他是我们班上一个女同学的父亲,那女同学每次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因此他身为家长,也经常作为优秀家长代表上台发言,羡煞旁家长。

别看他普普通通的,其貌不扬,却很会说话。

尤其是他在演讲时,引经据典,头头是道,还不失幽默,每次发言都能让台下的家长和老师热烈鼓掌。

除此之外,听说他还是什么大企业的老总,很有钱,也很有地位,每次来学校都有校领导陪同,开家长会大家自由交流时,围着他握手的人更是里三层外三层。

我下意识望向他身旁,果然看到了和我关系还不错的女同学——周静怡。

「这是我女儿,周静怡。今天周末,带她出来吃顿饭,你们也是吧?真巧了。」周浩笑着道。

巧个屁!谁乐意跟你寒暄了啊,赶紧离我们远点!

老同学,不好意思了,不是我对你有意见,实在是你爹太烦人。

快点把你爹带走,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做朋友的。

但妈妈就没我这么小心眼……她赞赏地看着周静怡,笑道:「静怡同学就不用周总介绍了,我们这些家长都不知道多羡慕你有这么个女儿,没想到周总也会来这种普通的餐厅吃饭。」

「哈哈,宁女士过奖了,平常工作忙,好不容易能抽空陪陪她,这地方就挺好的,我也不是那种喜欢排场的人,哈哈!」

「请小心,香辣烤鱼来了。」

就在妈妈和那周总聊着的时候,服务员将摆着一整条鱼的烤炉端了上来,热气腾腾,香味扑鼻。

「不打扰你们了,就聊到这里吧,不然我女儿又得喊饿了,呵呵。」

「爸,我等了你那么久,早就快饿扁了。」周静怡听到他爹的话,翻了翻白眼。

妈妈看了看时间,又看看周静怡,很快便笑着邀请道:「这都八点出头了,你们还没找到位子吧?要是不嫌弃的话就一起吧,别把孩子饿坏了。」

一起?这可不行!他不嫌弃,但我很嫌弃啊!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妈妈那勾人的媚态可能被周浩看见了,我便觉得浑身格外不舒服,更别说让他和我们一起吃饭了。

我刚要反对,然而还没开口,就被妈妈轻轻地用眼波制止了。

周浩闻言,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先看了一眼周静怡,然后才迟疑道:「会不会打扰你们,你先生呢?」

听他这话,显然是不打算拒绝了,我呸!

我气呼呼地呸了一声。

「没事,不打扰的,我先生今天不在,就只有我们两个。我们可以加张椅子让宁宁去坐着,你太太来了就有地方坐了。」

我目光幽怨地看着妈妈……你也太会慷儿子之慨了……

妈妈被幽怨的我逗得娇笑不已,嗔怪道:「干嘛这么看妈妈,男士不应该把好的座位让给女士么,况且周阿姨还是你长辈呢。」

「不用不用,我们也是两个人,坐这里就好。那就打扰你们了,今天我请客吧,呵呵。」周浩颇为客气道,「静怡,快谢谢宁阿姨。」

「谢谢宁阿姨!嘻嘻。沈宁,打扰了哦。」

周静怡朝我挥了挥手,哎,我只能不情不愿地对她勉强笑了笑。

静怡,在友谊的小船上,你伤害了老同学的心啊……

「宁宁,不要愣着了,快过来坐妈妈旁边。」妈妈叫唤我道。

哦,对!不能让周浩和妈妈坐在一起!

经妈妈这么一提醒,我赶紧从位子上起来。除了不能让周浩和妈妈坐一起之外,我也不想他们面对面地坐着。

因此,在离开位子后,我故意磨蹭了一下,见周浩先让周静怡坐进里面,我心里大叫一声「奸贼」,然后一屁股坐在妈妈边上,用力挤了挤她。

「妈妈,你往里面一点。」

「就你鬼精灵。」妈妈似乎识破了我的小心思似的,好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稍微抬起圆润挺翘的美臀,向里面挪去。

我才不管,反正我已经向她表明过了,我一点儿都不希望别人追求她。

而这个周浩,虽然我不喜欢他,但不得不承认这个人很出色,有钱有地位,还有内涵,不知道多少女人对他趋之若鹜;从年龄上来看,他既不年轻也不年老,而是正处于年富力强的成熟阶段。

干!这硬件和软件,这实力,加起来简直能甩我爸十条街啊!甚至九成的男人都被他甩了十条街!

幸好,他早就有了家庭,而我和妈妈也都有自己的家庭。

我感觉周浩的目光似乎在看着我,但当我抬头望过去的时候,发现他只是在弯腰坐下来。

难道是我多想了?

周浩落座之后,便拿着菜单多点了几个菜,分别询问我们喜欢吃什么。身为一个富豪,他还是挺平易近人的,丝毫没有富豪的架子。

但这并不能让我放下心里的戒备。

接下来,我和周静怡的任务基本就是负责消灭食物,在家长面前,我们都没有什么话题可聊,顶多就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有没有写完作业,下周上什么课之类的,很无聊……

但周浩和妈妈就不一样了,作为成年人,他们的话题还是挺多的。

前文也说过,周浩这人口才很好,非常会聊天。尤其是他经营着大企业,见多识广,眼界和经历非常人可比,因此口若悬河,连我都不得不佩服。

这丫口活真好。

而妈妈仿佛是故意捉弄我似的,经常因为对方的一个小幽默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妈妈,我的妖精妈妈,你就不能化身为冷艳的冰山女神,面无表情,冷冰冰地拒人千里之外吗!

我气得牙痒痒,便故意在他们聊着天的时候,插话进去打断他们,让妈妈给我夹菜。

娘亲你再和别人聊下去,你儿子打翻的醋坛子就要绕地球一圈了!

好在妈妈知道不能把我刺激得太厉害,带着促狭笑意的美眸看我一眼,还是笑吟吟地给我夹了菜,每一次都不拒绝,百依百顺,让我心理平衡了不少。

但为什么还要给周静怡夹菜啊!!!

她又不是你的宝贝,我才是啊!!!

万万想不到,我竟然还要吃周静怡的醋,尽管她是女的,我没那么生气,但幽怨一点却都没少……

不过妈妈确实和我说过她也很喜欢女孩子,还颇为遗憾第一次怀孕时不是生龙凤胎。以前和爸爸感情没破裂的时候,曾经也有过要二胎的打算。

当然后来感情破裂,二胎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这我倒是没吃醋,毕竟没有发生嘛。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此时的妈妈觉得周静怡长得标致,成绩也优秀,家境更出色,若是当她儿媳妇的话,也是个不错的对象,所以暗中「助力」我一把。

我:「……」

先不说我喜欢的人是你,现在我们才初三啊,连十六岁都还不到,您是不是想得太长远了点……

这一顿饭下来,我对周浩很戒备,但他彬彬有礼,也和妈妈保持着正常的客气和距离,我完全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心怀不轨的蛛丝马迹。

不过这也不奇怪,以他的阅历和城府,不可能让我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看出什么。

吃完饭不久,我本来就很累了,这会儿吃饱喝足,瞌睡虫对着我更是一顿猛攻。我无意识睡着时,一头响前栽下去,要不是妈妈扶住了我,我几乎就要被剩菜糊一脸!

妈妈见状,心疼地捏了捏我的脸,便起身收拾好东西带我回家。

周浩把我们送到电梯口,便带着周静怡告辞,我心里松了口气,紧紧地倚着妈妈。

至于爸爸和他的小三怎么样,我早就忘了。

妈妈能感受到我对她的眷恋和依赖,任由我紧靠着她,还轻轻地抚摸着我的手心。刚才刺激得我够呛,现在又温柔地安慰我……

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一天,我也要让妈妈欲仙欲死,不上不下……

「妈妈,不要离开我,我只要你,其他人谁都抢不走你。」

在妈妈的车上,我昏昏欲睡,看着妈妈娇媚又充满了母爱和无限温柔的侧脸,我呢喃道。

「傻宁宁,妈妈也爱你,妈妈会永远都陪在你身边,谁都抢不走。」

妈妈的声音像是天籁一样,抚平了我内心的恐惧,让我感到无比的安宁平静。

『ps1:我发现有人竟然看书不点赞,伤心了。ps2:进群私信。』

相关小说

© 2018 X色全网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